当前位置首页 >> 什袭以藏 >> 正文

呼格案平反一周年200多万元赔偿金父母分文未动0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6-6-4

▲呼格吉勒图的父母向记者展示全家福画像,呼格吉勒图也在画像中

呼格案平反至今,正好一周年。

一年来,呼格吉勒图的家人逐渐从伤痛中走出。不久前,他们把呼格的骨灰迁入了新墓地,这个饱尝了18年煎熬和他人非议的不幸家庭,终于恢复了久违的平静。

日前,《法制晚报》记者再次走进呼格吉勒图的家。他的妈妈恢复了跳老年舞,他的爸爸收养了一条小狗做伴,他的兄弟都在努力工作赚钱养家,笑容又回到了这一家人的脸上。只是,这个家里再也不会有呼格的身影。呼格冤案那200多万元赔偿金,至今无人动过,呼格的照片和多年申诉的材料,也被放在了不易看到的地方。

父亲李三仁

▲▲▲▲

学会微博微信 侍弄花草收养小狗

今日,是呼格冤案平反整一周年。一年来,尚爱云每天的生活几乎都是从跳老年舞开始的。

每天清晨,尚爱云居住的呼和浩特市毛纺厂家属院的一片空地上总是人头攒动,乐曲飞扬。她每天都早早来到这里,和许多老年姐妹一起跳起欢快的老年舞。在她的记忆里,这种生活方式,已中断了18年。

她清晰地记得,1996年的初夏,因为儿子呼格吉勒图被指控犯有流氓强奸罪被执行枪决,她像步入了生命的寒冬。从此,一个爱说爱笑爱跳的她不见了。

去年12月15日,呼格吉勒图的冤案平反,尚爱云曾经悲痛的心得到安抚,呼格的骨灰近日也被迁入了新墓地。近一年来,她加入了这支舞曲飞扬的老年人的队伍。

在尚爱云看来,跳老年舞不但能使她曾经多病的身体尽快恢复健康,还可以在欢快的舞曲里逐渐忘记曾经的伤痛。

在她的记忆里,自从18年前儿子呼格吉勒图被枪决,她就没有再跳过这样的老年舞了,“那时实在是不想跳,也没有力气跳。儿子呼格吉勒图的案子总是在脑海里挥之不去。”她说。

不只是跳老年舞,尚爱云把自己每天的生活安排得有条不紊:按时接送8岁的孙女上下学,空闲时间做家务。为了防止睹物思人,她把呼格吉勒图的照片以及多年申诉的材料全部放到不易看到的地方。此外,她还请人把整个屋子全粉刷了一遍,购买了新家具,争取把家布置得与过去有所不同。

在她看来,家已不再完整,死去的儿子再也回不来了,“老是想这事真的很痛苦,我现在只希望自己的下半生能过平静的生活。”与呼格案没平反前她接受采访时焦虑痛苦的神情相比,日前,在接受《法制晚报》(微信ID:fzwb_52165216)记者采访时,谈及今后的生活,她一脸的平静,问答间,偶尔还能看到她脸上露出笑容。

父亲李三仁

▲▲▲▲

学会微博微信 侍弄花草收养小狗

与妻子尚爱云相比,李三仁在镜头前显得少言寡语。其实,因为儿子的案子,他也接受过几十家媒体记者的采访。

近些年来,他爱上了看新闻,特别是呼格案平反后的一年来,他关注新闻的兴致更高。已68岁的他还不满足于通过电脑看新闻,经过小儿子庆勒格图手把手的传授,他有了自己的微博,还玩起了微信。

李三仁把关注新闻看成打发闲暇时光的最好方式。他谈新闻福建癫痫医院有哪些,说起发布新闻的媒体名字如数家珍。每谈到呼格案,在外人眼中老实甚至有些木讷的他总是不时蹦出依法治国、司法进步等“时髦”字眼。

呼格冤案平反后这一年来,李三仁的身体比从前硬朗了许多。在他的记忆里,儿子呼格吉勒图被枪决的那一年,他一家人几乎都与疾病“结了缘”。他那时才知道什么是祸不单行:那一年,他的大儿子昭力格图出车祸,腿粉碎性骨折;小儿子患急性阑尾炎,差点丢了性命;而他自己因为血栓引发腿部疾病,更可怕的是后来他被查出患有初期肺癌,经积极治疗才治愈。

说起当年一家人的遭遇,李三仁表示,再多的苦也都过去了,“不能老想着过去,人要向前看。”

为了把自己的生活安排得有声有色,李三仁买来几盆花草放在窗前。今年清明前后,大街上一条被主人扔掉的患病的小狗触动了他的怜悯之心 ,他先把小狗抱回家洗了洗澡,又花300多元给它治病。每天的早晨和傍晚,在他家附近的人行道上,人们总能看到他牵着这条小狗散步的身影。

在他眼里,狗不但能给人的生活带来乐趣,还是人最忠实的朋友。说起自己的养狗经历,他回忆说,2005年,他花80块钱买了一条小狗,而那一年呼格案情也出现重大逆转。一个叫赵志红的人主动向警方承认呼和浩特市毛纺厂4·09女尸案(即呼格案)是自己所为,他和老伴为呼格吉勒图案马拉松式的申诉也由此开始。

在随后的近10年时间里,是那条小狗陪他度过了申诉带来的煎熬和等待的漫长时光。可在去年呼格案平反时,这条陪了他申诉全过程的狗却丢了。“也不知它现在究竟是死是活?”他担心地说。

如今看到健壮可爱的小狗在房间里跑来跑去,李三仁像是若有所思,“狗的命也是命啊!何况是一条人命呢。”他说这句话时,眼眶里瞬间泛起泪光。

家人:保持节俭生活 兄弟起早贪黑打工

呼格案平反一年来,这一家人的生活中,最大的变化就是屋里多了些许欢笑声、不再有阴郁和沉闷的气息,但他们的一日三餐和从前并无区别,节俭仿佛是这一家人永远的主题。尚爱云被8岁的小孙女称为“神厨”,但她也只有在两个儿子带着妻儿全家来吃饭时才会舍得多加上两个菜。

平日里粗茶淡饭的生活已经让李三仁和尚爱云很满足。李三仁一边吃饭一边对法晚(微信ID:fzwb_52165216)记者说:“这样也好,有利于身体健康。”说话间,他还把小孙女夹掉在餐桌上的一根青菜用手拾起吃下。

尚爱云偶尔也会奢侈一回。每当有邻居或朋友想吃烧卖时,她就会邀请他们到家里。每次她都亲自剁馅,擀面皮,并力求包得既好吃又好看。“这些年,很多好心人给了我很大的帮助和支持,只好用烧卖来表达感恩之心了。”她说。

与老两口的悠闲相比,呼格的哥哥昭力格图好像比呼格冤案平反前更忙。下岗多年的他,在父母申诉期间,由于经常要陪父母申诉,耽误了不少时间。近些天来,在建筑工地打零工的他为了多挣些钱唐山癫痫病能治愈吗,每天早晨总是早早赶到工地干活。呼格的弟弟庆勒格图一直就没有固定工作,目前在一个公司打工,每天也是起早贪黑。

说起两个儿子打工的辛苦,尚爱云心疼地说,辛苦是难免的,“虽然冤案平反佳木斯癫痫病研究所,国家给赔了200多万,但我跟他们说,这是你兄弟拿命换来的钱啊,目前这钱不能花,你们要自力更生。”

对于如何分配这笔赔偿金,她说,她和老伴退休金每月加起来4000多元,够花的了,“老实说,这笔钱如何分配我和老伴目前都还没有规划。”她还夸儿子、儿媳明事理、孝顺,“这事只有我说,他们从来不提。”

心愿:父母想回草原 寻找呼格儿时印记

呼格冤案平反了,200多万的国家赔偿金给这个家庭带来些许安慰,也让尚爱云和家人不再背负着强奸犯家人的恶名,从此可以抬头做人。

但作为母亲的尚爱云还是不免会想到,如果呼格案是发生在当下,全国各级政法机构都在大力推行依法治国,呼格吉勒图一定不会蒙冤,甚至或者他根本就不会被抓、不会身陷监牢。尚爱云甚至还想到,如果不是当年被枪决,呼格吉勒图现在应该已经成家立业,她这个大家庭又会再多几口人,这个家里也许永远只有欢笑没有眼泪。

每当这样想时,她都会拿出网友送来的一张画像,和老伴一起仔细端详。这是几个月前,一个大学生网民在得知呼格案平反的消息后,亲自给她家画的一张“迟到”的全家福像。在这张画像里,还有呼格吉勒图的身影。

李三仁对法晚(微信ID:fzwb_52165216)记者说,每当看到这张画像,心里就有说不出的痛,也会勾起他对往事的回忆。

1972年,李三仁作为国家第一批知青,到内蒙古自治区原乌盟地区达茂旗牧羊8年,后来返城。他的三个儿子都是出生在那片美丽的草原,那里曾留下他三个儿子童年的欢乐记忆。

说到这里,李三仁有些伤感,“或许是想念一家人团圆的日子,也或许是想寻找呼格吉勒图儿时留在草原的印记,最近做梦总是梦见那片草原。”他看了老伴一眼,用手抹了抹画像上的灰尘,又接着说,“春节前,我想和老伴再到草原去看看。”

稿件统筹/朱顺忠

文并摄/深度记者 冯明文

友情提示:
此文是互联网转载内容,本站只进行转载发布,内容仅供参考,具体治疗及选购请咨询医生或相关专业人士。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我们联系,我们会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